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工業互聯網,正在發生哪些改變?
工業互聯網,正在發生哪些改變?

工業互聯網,是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制造的融合。

2017年11月,我國發布了工業互聯網的頂層設計——《深化“互聯網+先進制造業”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》。今年,工業互聯網被列入“新基建”,成為制造業與數字經濟深度融合的抓手。

不過,一千個人眼中,就有一千張工業互聯網面孔。很多人關心,工業互聯網到底長的什么樣?它如何讓制造業“舊貌變新顏”?連日來,麻辣財經記者采訪了河北、廣東、寧夏、上海等地的制造企業、服務平臺和行業專家,試圖描繪出一幅工業互聯網的圖景。

智能生產、遠程運維、個性化定制,是當前工業互聯網的主要落地方式

坐在辦公室,張顯桂點擊顯示板,生產進度、交貨時間一目了然。兩年前,這位河北安迪模具的總經理,靠一部電話與車間、客戶反復溝通,經常半天顧不上喝一口水。

玻璃模具批量小、種類多,如何高效排產、精準交貨讓張顯桂很頭疼。變化源于與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商智能云科的合作,一套智能化系統將設備、物料和人連接到“云”上,這朵“云”重塑了生產流程。

以往報價,靠經驗,現在根據平臺采集的歷史數據,加工費、圖紙測算、管理成本等環節價目精細測算,非常清晰;過去,生產依賴工人,進度難把控,而今系統科學測算每道工序時間,排產時間從平均4個小時壓縮到半小時。

效率高了,成本降了。張顯桂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工廠每年省下30多萬管理成本,產能效率更提升了近30%。工廠2019年產值約9000萬元,沒買太多新設備,產能就增加了近3000萬。頭一年,收益就超出了前期投入。

在寧夏,借助互聯網平臺,寧夏力成電氣公司正在開拓設備智能健康服務。該公司生產電力配網開關設備,設備好裝維護難,設備出故障、零部件損壞后,工程人員才去維修、調試。既不清楚為什么出問題,也不知道哪個零部件有風險,維護憑經驗,很被動。

西部地區配電站分布散而廣,維護人力成本很高,有些設備使用粗糙,壽命打折扣。能不能實時監測設備異常,預測故障?2019年底,與樹根互聯合作,寧夏力成上線了遠程運維系統,革新了運維服務方式。

分析采集的設備數據,與模型比照,哪個零部件有風險,系統自動預警,有故障還可以遠程診斷。主動維護設備,省去了電氣值班人員,客戶人力成本大大降低。除了為500多個用戶提供增值服務,寧夏力成首席信息官徐志沒料到,分析獲取的數據,還能根據南北方使用環境的要求,有針對性地優化產品。

回到東部。小家電是浙江余姚市的支柱產業,這里有大大小小相關企業上萬家,是我國三大家電產業基地之一。

今年5月,寧波聯通、云鏑智慧聯合打造的余姚智能家電云平臺上線。生產、配套、服務企業聚集在平臺上,共享供需、產能、人才等信息,圍繞客戶訂單,實現了采、銷、供產等協同。云鏑智慧總經理張劍云說,傳統制造模式要求企業有完整的制造能力,規;a與多元化、個性化需求往往無法兼容。今后柔性化生產,讓這些變成可能。

安迪模具的生產智能化,寧夏力成的高價值設備遠程運維,以及余姚小家電行業力圖打造的個性化生產,是當前工業互聯網的主要落地方式。

如果把工業互聯網比作大象,那么現在摸到的只是大象耳朵

“工業互聯網不僅僅是一項技術、一種基礎設施,還是一種新的生產方式和業務模式。”中國信通院副院長、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余曉暉說。

工業互聯網前景美好,然而落地并不容易。

一位工業互聯網服務平臺經理,曾參加業內一個重要展會。主會場近2000個位子都坐滿了人,一直到下午要散場時,還有人站著聽專家發言,并不時在筆記本上做記錄。“可是,我在展臺吆喝了大半天,前來洽談的客戶寥寥。”

聽報告的“熱”,談生意的“冷”,都是工業互聯網的真實的面孔。它們共同映照的是,制造企業面對智能制造大潮,他們興奮、期待,同時又在徘徊。

“做工業互聯網,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”樹根互聯首席執行官賀東東的這句話引起業界許多人共鳴。

制造企業徘徊的原因,有觀望也有擔心。

數據是工業互聯網的核心資源。在不能確保安全的情況下,企業不放心將數據放到平臺上。一位平臺服務商提到,一家汽車發動機制造企業,希望能夠采集整車廠家的發動機的運行數據,用來改進產品設計。但整車廠家回復很干脆:“這些數據,我們不對外。”

在與客戶交流中,網絡安全服務商奇安信工程師被問最多的一句話是:“你們能不能保證數據的安全?”

擁抱工業互聯網,企業也有資金投入的顧慮。5年前,安迪模具的管理層就意識到上“云”是趨勢?礈柿朔较,卻難下決心。“上一套智能化系統,動輒上百萬。日子好時,每年就賺幾百萬,更新設備還得花錢。收不回成本,就將是企業的負擔。”張顯桂說。

安迪模具是行業龍頭,它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已不簡單,但大部分企業數字化改造前期投資更大,短期很難見成效。制造業對成本敏感,每一分錢都希望有回報。

還有,企業不懂信息化,提不出需求。工業制造涉及的生產設備多,業務鏈條長,一臺電機可能涉及到上千個數據點。沒有懂信息化的人才,說不清要工業互聯網做什么。而工業門類繁多,需求五花八門,造成工業互聯網服務平臺服務能力跟不上,提不出切合實際的好方案,兩者很難“對接”到一起。

實際上,真正意義的工業互聯網平臺,全球起步不到10年。如果把工業互聯網比作大象,服務平臺現在摸到的只是大象耳朵,解決的多數是相對淺層次、應用價值較低的問題。

更大的影響因素是,我國工業化歷程短,工業底子薄,自動化、信息化的路還沒有走完,又趕上智能化、數字化浪潮,可謂“一個階段、兩份任務。”

我國制造業中90%以上的是中小企業,超過55%的企業尚未完成基礎的設備數字化改造。“中小制造企業里,通常有1/3是老舊機床,這些低端設備改造難度非常大。”智能云科數字化工廠事業部高級咨詢顧問蘇欣說。

工業互聯網的發展,要符合我國制造業、互聯網的實際

盡管是踮著腳尖的跨越,但中國工業與互聯網擦出的火花,值得期待。因為,我國有全球孕育工業互聯網的最好土壤:制造業門類齊全、體系完備,工業大數據數量多,應用場景豐富,創新氛圍較好。再加上有互聯網“高速路”的強勁支撐,為工業互聯網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與國際同行交流,余曉暉常聽到對方的羨慕:中國公司,無論大小都愿意嘗試新技術。

“中國工業發展迅速,傳統資產負擔相對較輕,特別是裝備應用場景豐富,企業敢于擁抱新技術,這是我們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后發優勢。”清華大學軟件學院院長王建民認為。

比如,我國大力推進5G網絡建設工業互聯網注入了新動力。5G增強移動帶寬、超可靠低時延、廣覆蓋大連接的屬性,解決了海量大數據通信穩定傳輸的難題。比如,礦區路面復雜,環境惡劣,駕駛員開采礦車很危險。有了5G技術,在主控中心,駕駛員遠程操作車輛,把指令信息瞬時傳到車輛,做到實時操控。

通常,工業信息化軟件是定制的,不僅要專門購買設備,還得專人維護,技術門檻高、花銷大。這個難題怎么解決?

根據我國中小企業需求特點,包括華為、阿里、騰訊、樹根互聯等企業開發了工業云平臺應用。接入這些平臺,中小企業只需花很少的錢,還不用專業設備和維護人員。這些接地氣的創新,展示了工業互聯網在我國的活力。

一些中小企業正享受到這一紅利。在廣州,一家食品烘干機企業年產量幾百臺,沒有任何信息技術基礎,連接某平臺后,產品能根據不同的烘焙食材,自動調整溫度、濕度等參數。產品智能化上了一個臺階。

“現在全球制造業進入一個薄利時代,哪怕提高1%的效率,都非常有價值。”王建民說,消費互聯網是橫向的,能連接全球數億人;工業互聯網是垂直的,它的魅力在整合行業深度經驗,把各種數據轉化為生產、制造決策。

據統計,目前國內提供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企業超過300家,超過世界所有其他國家的總和;ヂ摼W與工業融合,目的是借助互聯網的能量,提升工業現代化水平。

說到底,工業互聯網是一條新賽道,數字化升級不能完全替代制造業自身發展的邏輯。一位深耕制造業30多年的專家說得好:做制造業,是熬一碗百年老湯。制造業升級基礎得打牢,該走的路,該過的坎,恐怕一個也少不了。

【思南新發現】福祿克1535絕緣表

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[email protected]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經營許可證編號:粵B2-20040325
網安備案編號:4403303010105
安徽十一选五app下载